解读新型冠状病毒,义翘神州成功开发重要靶点重组蛋白科研工具试剂

来源: 北京义翘神州科技有限公司   2020-1-23   访问量:486评论(0)

解读新型冠状病毒

110日完成了第一例武汉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之后相继公布5个样本的序列。通过数据比对,这6个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几乎完全一致。研究人员通过比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03年“非典”SARS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发现其与SARS基因有近70%相似性,与MERS40%序列相似性。并且不同冠状病毒与宿主细胞作用的关键spike基因(用来编码“**”蛋白的)存在更大的差异。因此,世界卫生组织认定这是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命名为2019-nCoV

研究人员利用2019新型冠状病毒和收集到的其它冠状病毒数据进行遗传进化分析,发现2019-nCoV属于β属冠状病毒。如上所述,β属冠状病毒属于单链正链RNA病毒,寄生和感染高等动物(包括人)。在进化亲缘关系上,与SARS和类SARS病毒类群相邻,但不属于SARS和类SARS病毒类群。


研究人员推测2019-nCoV的自然宿主可能是蝙蝠。因为在进化树上,2019-nCoVSARS/SARS冠状病毒共同的外类群是寄生于果蝇的HKU9-1冠状病毒。而这些病毒都在各种蝙蝠中被发现,因此推测其自然宿主也可能是蝙蝠,但是从蝙蝠到人的传染过程中可能存在未知的中间宿主媒介。

确定了2019-nCoVSARSMERS具有很大的遗传距离,那么在感染机制上存在什么差异呢?正如上文提到的,在冠状病毒的表面存在关键的Spink蛋白(S-蛋白),具有两个功能单位:S1S2S1能够促进病毒结合到宿主细胞受体的能力,其含有重要的CRBD结构域,负责与受体的结合。S2含有膜融合过程所需的基本元件。

研究已经证实SARS病毒的S-蛋白和MERS病毒的S-蛋白分别通过与人的ACE2蛋白或DPP4蛋白相互作用感染呼吸道上皮细胞,那2019-nCoVS-蛋白是不是也存在这种机制呢?

研究人员接下来就比较了这3种病毒的S-蛋白的宿主受体互作区(RBD),结果发现在RBD区域,2019-nCoVSARS病毒相似,与MERS病毒差异较大,因此排除了S-蛋白与DPP4互作的可能。2019-nCoVSRAS病毒相比,S-蛋白与ACE2互作的5个关键氨基酸,存在4个氨基酸替换和变化。

进一步的分子结构模拟分析,结果发现2019-nCoV S-蛋白中与ACE2结合的5个关键氨基酸虽然有4个发生了变化,但在整体性上维持了SARS病毒S-蛋白与ACE2蛋白互作的结构象。这说明,2019-nCoV仍是通过与SARS相同的受体和机制进行病毒感染和传播,这对后续的治疗工作有重要意义。

从病毒与受体结合强度来看,2019-nCoV由于RBD结构域氨基酸变化,丢失了一些氢键作用,使得自由能上升,使其结合能力要弱于SARS,推测其传染能力可能要比SARS弱,结合域结构更易被破坏。

病毒在肆虐,企业在行动。

作为一家社会责任感强、研发实力突出的创新型企业,义翘神州从111日拿到2019-nCoV病毒的序列,就开始加班加点、夜以继日,仅仅用11天的时间,就成功表达病毒重要靶点受体结合域蛋白S-RBD,获得高纯度蛋白科研工具试剂,可用于支持全球病毒相关研究和治疗性抗体开发。


义翘神州的总经理张杰博士介绍说,义翘速度是基于公司多年来在病毒蛋白领域的研发经验和技术积累。在H1N1甲流、H7N9禽流感等疫情出现之时,义翘神州就是在最短时间内率先开发出病毒主要蛋白的工具试剂。其中H7N9禽流感血凝素HA靶点蛋白的开发,为后续科研人员开展治疗性抗体药物研究提供了有力支撑,为疾病防控打下坚实基础。

在这次的疫情考验面前,义翘神州将会和广大的科研人员携手并肩,攻坚克难,为战胜病毒共同努力。“在新型冠状病毒重组蛋白发布一小时内,已经有国内外多家研究机构咨询订购产品。”张杰博士说道,义翘神州将继续扩大生产,助力全球研发人员开展病毒相关研究。同时,义翘神州科研团队正在继续日夜奋战,全力以赴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的科研工具试剂研发工作,预计春节前后将会陆续上线一系列自主开发的病毒靶点蛋白和抗体试剂,为研发机构提供更完整的科研工具。



北京义翘神州科技有限公司   商家主页

地址:北京亦庄东区科创十街18号院9号楼306室
联系人:客服部
电话:400-890-9989
传真:010-50911666
Email:marketing@sinobiologica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