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体亲和纯化系列 ——抗体纯化,若有选择,必是首选

来源: 上海翊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19-8-21   访问量:1852评论(0)

 

 

抗体亲和纯化系列

 

 

——抗体纯化,若有选择,必是首选


产品概述

Protein AProtein G是最常应用于抗体亲和纯化和免疫沉淀的蛋白。将Protein A、G分别固定在不同的介质上或同时将Protein AG共价偶联到介质表面,从腹水、细胞培养物上清和血清中分离IgG和IgG亚家族的有效工具。

Protein L源于细菌,能更广泛地结合各种类型以及亚类的免疫球蛋白,包括所有类型的IgG和单链可变区(ScFv)以及Fab片段。该蛋白只与抗体的kappa链结合而不会影响抗体的抗原结合位点,这一特性使其与蛋白A或蛋白G相比,能更广泛地结合各种来源及亚类的抗体。

Yeasen生物提供一系列以蛋白A蛋白G与蛋白L为核心的抗体纯化工具,涵盖不同类型填料树脂自动层析预装柱,方便使用手动或自动化方式纯化抗体蛋白质。

Protein A、G、L的差异分析

Protein A

Protein G

Protein A/G

Protein L

优点

高流量;

结合能力强;

与IgG的Fc和Fab和F(ab2片段结合

比Protein A有结合范围更广泛

结合范围更广;

结合能力更强;

实用性更高

不仅可以结合所有的Ig类(IgG,IgM,IgA,IgE和IgD);

还可以结合单个轻链(Scfv)和Fab片段

缺点

宿主细胞蛋白的一些非特异性结合

不能像蛋白A一样耐受苛刻的洗脱条件

不结合牛、山羊或绵羊来源的免疫球蛋白

附表1是关于蛋白A和蛋白G对于不同的免疫球蛋白相对结合力的比较,可用于预测蛋白A或蛋白G作为亲和介质时的选用指导。对于来自特别物种IgG的最佳结合条件,应该查阅近期的文献,获得最有价值的信息。

纯化原理

亲和纯化是一种具有可逆反应的生化分离纯化技术,如抗原与抗体。适用于从成分复杂且杂质含量远大于目标物的混合物中提纯目标物。如图1所示,首先填料与介质偶联,结合形成具有特异亲和性的分离介质,再向柱子中注入样本,配体选择性的吸附目标物质,平衡液洗杂,最终用洗脱液将目标物质进行洗脱。

图1 亲和层析示意图

产品性能

将蛋白样本Protein A和Protein G纯化IgG,IgG片段和亚类的基础是二者对IgG-类型的多克隆抗体和单克隆抗体具有很高的特异性亲和力

图2 Protein A、G亲和性

纯化指南

Yeasen生物抗体纯化类工具基因改造后的Protein A/G、Protein L为原料,通过不同化学方法将其定向、高效的偶联到琼脂糖基质上,不仅降低了蛋白的非特异性结合、实现了树脂较高的抗体载量,同时也获得了适用于不同纯化要求的抗体纯化产品

产品系列

普通型纯化树脂系列

快速型纯化树脂系列

预装柱系列

Protein AG 、A/G、L

Agarose

Protein A、G 、A/G、L

4FF Agarose

Protein A、GL

4FF Chromatography Column

平均粒径d50V

45-165µm

90µm

90µm

配基

重组蛋白

重组耐碱蛋白

重组耐碱蛋白

载量

Protein A > 40mg人IgG/mL

Protein G > 30mg人IgG/mL

Protein A/G > 20mgIgG/mL

Protein L > 15mg人IgG/mL

Protein A > 40mg人IgG/mL

Protein G > 30mg人IgG/mL

Protein A/G > 20mgIgG/Ml

Protein L > 15mg人IgG/mL

Protein A > 40mg人IgG/mL

Protein G > 30mg人IgG/mL

Protein A/G > 20mgIgG/mL

Protein L > 30mg人IgG/mL

最大操作压力

0.1MPa,1bar

0.3MPa,3bar

0.3MPa,3bar

支撑物

4%琼脂糖微球

高度交联4%琼脂糖微球

高度交联4%琼脂糖微球

优势

非特异性结合低,高载量

非特异性结合极低,高载量高流速,强稳定性

柱效稳定,高载量,高流速,强稳定性,标准接口适配商品化各类中压色谱系统

推荐应用

任意规模抗体纯化

任意规模抗体纯化,IP

小规模抗体纯化

纯化实例

使用Protein A 1mL预装柱纯化鼠单抗IgG1,纯化效率高于95%。

图3 Protein A纯化结果示意图

FAQ

常见问题

原因分析

推荐解决方案

柱子反压过高

筛板堵塞

清洗或更换筛板

填料堵塞

参照说明书树脂清洗

裂解液中含有微小的固体颗粒,建议上柱前使用滤膜 (0.22或0.45μm)过滤,或者离心去除

样品纯化过程中曲线不稳定

样品或Buffer中含气泡

去除样品或柱子中的气泡

样品和buffer进行脱气

洗脱组分中没有目的蛋白

样品中抗体浓度太低

适当提高抗体浓度

抗体被降解

蛋白洗脱后应立即中和,适当提高洗脱液pH

样本与纯化介质柱不匹配

参照表1选择合适的纯化介质

电泳loading buffer DTT失效

使用新鲜配制loading buffer

洗脱缓冲液pH不对

依次用pH3.0, pH 2.5, pH 2.0洗脱,电泳检测产物

结合缓冲液pH不对

应保证样本和结合缓冲液pH在7.0

回收率逐渐降低

上样量过多

减少上样量

柱子太脏,载量降低

参照说明书进行树脂清洗

样本中脂蛋白、酚红、小分子污染物等的去除

每毫升样品中加入0.04mL硫酸右旋葡糖酐和1mL 1M CaCl2沉淀脂蛋白,离心除去

PVP加样品中至终浓度为3%沉淀b-脂蛋白和球蛋白,离心去除

结合缓冲液稀释样本

脱盐柱除去酚红

分级沉淀法去除低分子污染物,可采用硫酸铵沉淀,羊脂酸沉淀等方法

抗体药物纯化过程中,降低聚集体含量

在上游细胞培养,控制最佳的收获时机,避免培养过程中抗体聚集

低pH洗脱液中,加入保护剂(Arg等)

低pH洗脱后,快速中和

适当降低亲和层析柱进样量

样品处理和纯化过程中,保持低温(4-8℃)

订购信息

产品名称

货号

规格(mL

价格(元)

蛋白A琼脂糖纯化树脂

36401ES08/25/60

5 /25 /100

546/2186/7426

蛋白A琼脂糖快速纯化树脂

36402ES08/25/60

5 /25 /100

866/2656/8856

蛋白A/G琼脂糖纯化树脂

36403ES03/05/08/25/60

1/2/5/25/100

278/538/878/2886/7426

蛋白A/G琼脂糖快速纯化树脂

36404ES08/25/60

5 /25 /100

978/3186/8726

蛋白G琼脂糖纯化树脂

36405ES08/25/60

5 /25 /100

546/2186/7426

蛋白G琼脂糖快速纯化树脂

36406ES08/25/60

5 /25 /100

978/3186/8726

蛋白L琼脂糖纯化树脂

36407ES08/25/60

5 /25 /100

2488/9988/16488

蛋白L琼脂糖快速纯化树脂

36408ES08/25/60

5 /25 /100

2868/13288/27688

蛋白A纯化预装柱,1mL

36409ES03/08

1 mL/5×1 mL

528/2218

蛋白A纯化预装柱,5mL

36410ES08/25

5 mL/5×5 mL

1848/6838

蛋白G纯化预装柱,1mL

36413ES03/08

1 mL/5×1 mL

528/2218

蛋白G纯化预装柱,5mL

36414ES08/25

5 mL/5×5 mL

1848/6838

蛋白L纯化预装柱,1mL

36415ES03/08

1 mL/5×1 mL

938/3748

蛋白L纯化预装柱,5mL

36416ES08/25

5 mL/5×5 mL

3528/14088

蛋白A/G免疫沉淀磁珠

36417ES03/08

1/5

787/2937

参考文献

[1] Gao L, Guo Q, Li X, et al. MiR-873/PD-L1 axis regulates the stemness of breast cancer cells[J]. EBioMedicine, 2019, 41: 395-407.

[2] Jiang S, Liu Y, Shen Z, et al. Acetylome profiling reveals extensive involvement of lysine acetylation in the conversion of muscle to meat[J]. Journal of proteomics, 2019, 205: 103412.

[3] Zhang F, Ni H, Li X, et al. Lnc RNA FENDRR attenuates adriamycin resistance via suppressing MDR 1 expression through sponging HuR and miR‐184 in chronic myelogenous leukemia cells[J]. FEBS letters, 2019.

[4] Sun Z, Wang Z, Li L, et al. RAGE/galectin-3 yields intraplaque calcification transformation via sortilin[J]. Acta diabetologica, 2019, 56(4): 457-472.

附表:

1 蛋白A蛋白G对不同免疫球蛋白的结合力

免疫球蛋白来源

亚类

蛋白A结合力

蛋白G结合力

人类Human

IgG

+++

+++

IgG1

++++

++++

IgG2

++++

++++

IgG3

-

+++

IgG4

++++

++++

IgA

可变的

-

IgA1

+

-

IgA2

+

-

IgD

-

-

IgE

++

-

IgM

+

-

兔Rabbit

IgG

+++

+++

牛Cow

IgG

+

+++

IgG1

+

+++

IgG2

+++

+++

猫Cat

IgG

+++

+

马Horse

IgG

++

++++

山羊Goat

IgG

+

++

IgG1

+

+++

IgG2

+++

+++

豚鼠Guinea pig

IgG1

++

+

IgG2

++

+

绵羊Sheep

IgG

+

++

IgG1

+

++

IgG2

+++

+++

狗Dog

++

+

猪Pig

+++

++

大鼠Rat

IgG

+

++

IgG1

-

+

IgG2a

-

++++

IgG2b

-

++

IgG2c

++

++

IgG3

+

++

小鼠Mouse

IgG

++

++

IgG1

+

++++

IgG2a

++++

++++

IgG2b

+++

+++

IgG3

++

+++

IgM

-

-

鸡Chicken

IgY

-

-

恒河猴Monkey rhesus

IgG

++++

++++

仓鼠Hamster

+

++

考拉Koala

-

+

美洲驼Llama

-

+

HB190819



上海翊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商家主页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天雄路166弄一号楼三层南单元
联系人:钟珍
电话:400-6111-883、021-34615995
传真:021-34615995-188
Email:zhongz@yeasen.com